贵州11选5前三直选
钱柜999美文网(www.qiangui999.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散文随笔 > 列表

散文随笔_情感散文随笔_心情散文随笔_经典散文随笔

  • 召南的梅子落了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7 11:20:25

    梅子落地纷?#31069;?#26641;上还留七成。有心求我的小伙子,请不要耽误良辰。 梅子落地纷?#31069;?#26525;?#20998;?#21097;三成。有心求我的小伙子,到今儿?#24515;?#20877;等。 梅子纷纷落地,收拾要用簸箕。有心求我的小伙子,快开口莫再迟疑 又是一年暮春时节。 召南的柳絮像雪花一样在空中飘飞,...

  • 王树民||侃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7 11:02:55

    王树民/作 灵感,突至。入晓云原创文学半载余,感悟颇多。意,用拙笔,书一篇长评。奈,知之少,才疏学浅,恐文不达意,词不合思。惹,师们雅笑。故,将念扼杀。 今晨,又一期佳作面世,色诱,摄魂;味?#21097;?#36924;人。诗,委婉,千肠百结;文,深邃,情思悠远。逐...

  • 山鹰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6 09:45:10

    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山鹰,是在二十年前,林区改革,封山育林,以农养林的第二年。 刚刚学会种地,一切都是从头开始。不会用农药,也不舍得花钱买农药。苗出?#26149;螅?#23601;和妻子住在?#38597;?#37324;,起早贪黑地铲地。 距离?#38597;?#20108;百米的地方,有一窝山鹰。它们的窝,在一?#32654;?..

  • 山花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6 09:44:32

    一阵风吹,春到北方。冰雪消融,万物复苏。 冰凌花,第一个扣开春天的大门。迎来雁鸣,草绿,河开,树柔,奏响生命的乐章。 春来了,休眠?#27426;?#30340;山野,慢慢绿了起来,山花次第绽放,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此时,云游山野,赏花观春色,心旷神怡。春光柔美,踏...

  • 【时光片羽】吴凤久:情怀 - 柞树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6 09:43:42

    文/吴凤久 一、柞树 山村,森林,我。 情怀,不能割舍的情怀,胜似亲人的情怀。 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活在这里。与山村,森林亲密无间,情同手足。 ?#20048;?#24773;于柞树。成熟,稳重,不张扬。 黑黑的肌肤,苍穹的枝干,一种意境,一种精神,激发着我们。看似不可...

  • 张礼标?#21644;?#33337;沟港?#38047;?#32559;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5 12:21:39

    杜桥推船沟,古代时,又名天?#36824;擔?#26159;汐流留下的一条涂沟,历时久远自然迂回。出海渔民至此都用手推船出闸入海,久而久之推船留下了一条深沟,所以,后又称做推船沟。推船沟两岸百姓逐渐聚居,人们就以推船?#24471;?#21517;为村名。1950年推船沟改名胜利,1981年9月恢复...

  • 丁伟霞:摇篮曲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4 15:33:36

    文/丁伟霞 永年西?#21051;?#34892;余脉,九沟十八窑散布其间。先人泪别大?#31508;鰨?#19996;行至此,建窑?#24352;?#23433;顿下来。张家烧窑的地方叫张窑,刘家烧窑的地方叫刘窑这些窑像一个个摇?#28023;?#20859;育着子孙后代。有的摇篮尊贵华丽,坐拥贵胄王陵,熠熠生辉;大多数摇篮平凡普通,养育着...

  • 林友侨 ‖海的召唤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4 01:12:03

    文/林友侨 有一位来自海南的朋友,送给我一个很大的海螺壳,我将它放在书柜上,抬头可见。有时?#35789;?#32047;了,或心情烦躁了,我就取下海螺,让螺壳?#30446;?#36148;近耳朵,这时我就听到了海风呼啸的声音。我的思绪,随着海浪声声,轻轻摇曳,飘向过去,?#19978;?#36828;方 我的家乡,...

  • 张维 ‖感受潜水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3 02:02:30

    文/张维 通过潜水,让我领悟了孤独、?#24535;濉?#25105;潜水是在潜水员的陪同下进行的,试想,?#25945;?#21592;杨利伟的上天,可是在没有人的陪同下第一次进入无人之境。 潜入水下的时候,内心?#27426;?#22320;给自己打气,希望体现自己的勇?#25671;?#26469;一次大海不容?#31069;?#32780;且价格不菲的自费项目。...

  • 憨仲 ‖门前的风景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3 02:02:06

    文/憨仲 陋簃,偏居小村一隅。好似乡野的孩子,没人管,没人?#21097;?#24179;常普通,无甚稀奇之处。近来,身体残破,囊中羞涩,无法远足青山绿水。马扎一枚,三餐一日,守日出?#31456;洌?#20498;也有滋有味,自在坦然。一盏香茗里,竟然生出些风景来。 一声南归的燕啼,啄出枝头...

  • 贾继实 ‖晨市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3 02:01:43

    文/贾继实 在吉林省地理版图上,通榆县地处西部边缘,是中国著名的丹顶鹤之乡书画之乡。这里聚集了塞北文学桂军的主力。2003年成立作家协会,?#31508;笔侨?#22269;第17个县级作家协会;2004年创办文学季刊《风车》,?#31508;笔侨?#22269;第5家县级文学期刊。他们以鲜明独特的地域...

  • 王翠玉 ‖菠菜树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3 02:01:14

    文/王翠玉 一年四季,妈妈总会在院子里种上一大片菠菜。而且妈妈种的菠?#25628;送?#30452;,枝繁叶茂,总会长成树的形状。由于妈妈定时浇水,那杆?#24425;?#32737;翠般脆生,?#20107;?#22810;汁,一点也不老。别人家的菠菜,?#35805;?#37117;不会浇水那么勤,所以大了?#31361;?#21464;老了,不能吃了。 在妈妈...

  • 阳光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1 10:47:24

    刘毅 冰雪遮住了阳光,我们用心中的阳光融化冰雪、这是一位诗人的哲言,?#24425;?#20154;们在冰冻时发出的誓言。 冰雪遮不住阳光。 大雪纷飞,溯风凛冽的日子,都市没有混?#25671;?#22312;没电的日子里,人们心中的希望没有被黑暗淹没;道?#32321;?#20912;雪封锁的时刻,顽强的人民仍然步履...

  • 我跟金庸学武功(散文)|崔国陶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0 11:36:39

    文/崔国陶 读一本好书,就如同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 ?#20808;?#37329;庸,便是如此。一本在手,便胜却人间无数。 身为八零后,上学那会儿,男生?#37096;次?#20384;小说,女生喜看爱情小说。武侠小说看的最多的就是金庸,爱情小说看的最多的是琼瑶。跟电视剧的热播也有关系,几家...

  • 仪凤婶二三事 (散文)|王玉麟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20 11:35:56

    文/王玉麟 一 在栅子村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她的名字叫仪凤,她本?#35789;?#24191;州人,却抛弃那繁华闹?#26657;?#22312;农村生活了大半辈子。 仪凤婶大约是一米五十的身材,常常戴着一副近?#21451;?#38236;,平常人见到她,都会说她是个知识分子,其实仪凤?#27426;?#36807;小学,因为爱?#35789;椋?#21313;多...

  • 那一片星空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18 22:37:38

    文/易水寒 童年,?#22218;?#20056;凉。听母亲讲故事,?#38498;?#20043;间,望着那满天眨着眼睛的?#20999;牵?#23601;进入了梦境。这时,母亲会轻轻哼起一首童谣: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丁,哪个数得二十?#30446;?#26143;,就是天上的吕洞宾 ?#19988;?#29239;是哪一颗星?爷爷的爷爷又是哪一颗星?人死后都会飞?#25945;?..

  • ?#26041;?#26519;||拾起童年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18 16:10:10

    ?#26041;?#26519;/作 (一) 近四十年光阴,两棵杨树从幼小的树苗开始,记录了?#27426;?#23681;月,记录了生活的心酸荣辱。一棵树已经枯萎死去,另一棵枝干龟裂,像沧桑多病的老人,?#26448;?#26080;语。 荒草疯长,弯腰拾起残破的瓦片,拾起童年。 童年,是?#27426;?#30702;墙,承载所有欢乐和悲伤;...

  • 王建鲲||葳蕤的情愫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18 16:09:39

    王建鲲/作 一 已经很久了,一直在构想一个淡蓝色的梦,扑朔迷离的情结,还有一串叮叮铛铛的风铃。 望穿冬雪,远山一目的变化,竟在转瞬间?#31561;弧?#20919;冻生命的季节,踏在疏松的寒雪上,有一种怅然若失的茫然,如好友离去的那一瞬,望着呼啸而去的列车,被遗忘的...

  • 《你好吗》文/邹海林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17 22:18:21

    文/邹海林 你好吗?我隔屏相望的朋?#36873;?在茫茫网海中不经意的一次相遇,让我们相互牵伴。每一次爬网,都在冥冥之?#24515;?#40664;的期待着,静静地等候着你的出现,每一次看到你上线,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颤动。轻轻点击你的名字,会有一种暖意慢慢袭来,在线的时间总是...

  • 三“鲍”鳓鱼 栏目:散文随笔   时间:2019-04-17 22:05:59

    曾记得小时候放暑假去咸祥球山墩里的嬷嬷家小住,除了每餐能吃上新鲜的下饭外,八仙桌上差?#27426;嗝刻?#37117;会摆着几碗咸下饭,如白?#39277;傘?#34430;子酱、龙头?#23613;?#28023;蛰皮子、咸鳓鱼炖蛋等等,那时候我姑丈在漁业队里出海抲鱼。就在嬷嬷家吃了许多的地?#32769;?#19979;饭,至今回想起...

美文阅读网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