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11选5前三直选
钱柜999美文网(www.qiangui999.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qiangui999 > 梦想美文 > 正文

童晓棠||向着太阳奔跑的女人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www.qiangui999.com ?#22868;?2019-04-16 12:4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童晓棠/作
 
简约餐具图片分割线
 
谨以此文送给我们以至晚年的双亲,还有已到中年的我们。
 
——题记
 
(一)
 
她坐在沙发的一角,低着头,弓着背,百无聊赖的用左手搓捻着右手的中指,反复的搓捻着,好像在相看什么,又好像心里在和手指说话,说她过去的一些事,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沉浸在?#32422;?#30340;世界里,只?#20146;?#30528;,宛如泥塑。
 
她的周围很热闹,她的孩子们,她孩子的孩子们,她的老伴,都如朵朵?#19968;?#20998;散的点落在客厅的某个地方,环绕在她的周围,谈天论地。从特朗普中美贸易战,到中国军备的飞速发展;从即将到来的2022冬奥会到惠及小城的京张高铁;从教师工?#20160;?#20302;于公务员的涨薪新政到单位大大小小的各种八卦;从某某明星们的各种绯闻到养育孩子的各种艰辛,有阔论的,有高谈的,有调侃的,有打岔的,仿若不大的客厅已然成了咕嘟嘟的冒着热气的沸水。
 
而只有她,就那么冷静的无关的遗世独立的坐着,连头发丝都?#27426;?#19968;下下的。
 
(二)
 
她也坐在那里,参与着大家的谈论,不时的看着她玩手指。她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为什么就参与不进来呢?为什么如今她就变成这样了呢?她想到这里,心里又深深的叹口气。
 
“妈,妈,你想什么呢?”她问,声音不大,怕把她惊着。
 
她依旧坐着低着头,没有动。
 
“妈,妈,你想什么呢?也不和大家说话。”她提高了嗓门。
 
大家忽然就静止下来,都齐刷刷的望向她,像极了听到号令一起扭头的鹅。她像是忽然听到什?#27492;?#30340;,抬起头,茫然的望着大家。“妈,我?#30340;?#21602;,你咋不和大家说话呢?”她再次问道,有微微的不?#22836;場?ldquo;啊?啊,问我呢?哎,你们说的我都听?#27426;?#20320;们说吧,我坐着就?#23567;?rdquo;她看着她的脸,她的脸上展现出?#22253;?#26080;力的笑,似乎是原本平静的纸板上硬硬的扯出了几个?#36182;饋?/div>
 
她又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想起平时和她走路时,她总是低着头。她说“妈,你就不能抬起头看路啊,有车怎么办?”她就微微向上伸伸?#26412;?#30053;略抬抬头,幽幽地说“嘿嘿,没事,不想往远看,麻烦。”就会又低着头探着脖子看着脚尖走着。
 
有时候她会看着她拿着电饭锅站在廊道里楞楞的,她不解的问:“妈,你干啥去呀?”
 
她就会很不好意思的讪笑:“我……我……我也不知道干什么去呀……”
 
“是不是焖米饭呀?”
 
“哎,对呀,看我这记性!”然后她就?#20998;?#32780;蹒跚的向厨房走去,留下一个孤凉的背影。
 
她想到这里,觉得眼里有泪花。那个曾经给她们唱黄梅?#26041;?a href="/renshengganwu/zheligushi/" target='_blank'>故事的母亲哪里去了?那个曾经蒸馒头烙馅饼搓莜面会做饭的母亲哪里去了?那个说话大声,笑声爽朗,对生活充满激情的母亲,又去哪里了?她的木讷抑郁如大水漫灌,确又这么的猝不及防,衰老的她让她不能接受,不能接受啊!她愤愤的怨怼着时光。
 
她觉得她和她之间有一条沟壑,走不近,填不满,疏离的让人心痛……
 
(三)
 
她决定带着她出去走走。一直以?#27492;?#37117;想带着她出去转转,哪怕看看小城附近的景色也好。只是她太忙了,永远有忙不完的家务,干不好的工作,应不完的人情。今天,她终于带着她来到了官厅湖边的妫水河旅游区,在傍晚的时候。
 
下了车,她看到那块写着“妫水河”字样的大石头,静默的立在湖旁,它的周遭立着高草飞红。她绕过石头挽着她的手,向码头走去。
 
她俩倚着蓝色的栏杆向北望去,任秋风撩起她们的头发。她不时侧着头看?#27492;?#30340;脸,看到了她被风撩起的头发下面裸露出的点点银?#31069;?#22905;知道,若不染,那已是一头霜雪。而她则出神的看着动荡的茫茫水色,看着环绕在水里的卧牛山,听着脚下的波?#38395;?#25171;着岸,看着水花翻卷……
 
“妈,妈,快看,?#29275;?#33853;日!”她偶一回头,看到了绝妙的景,不由惊呼起来。?#21069;。?#37027;京张高铁大?#29275;?#23451;若游龙横卧在官厅湖上。那拱形的红色顶层?#33267;海?#24367;弯的如同巨大半月俯在大桥主体之上。连动起来一个接着一个,如同燃烧的熊熊焰火,又像极了运动员跳跃狂奔的连环步伐。整个大桥不仅庄重、雄浑、大气,还那么律动而又青春,充满朝气和活力!此时那已然褪去正午炙热的太阳,正变幻成一个红红的温婉的橘,调皮的一点一点的在桥梁上方往下坠。
 
“妈,快跑,我们换个角度,可以从桥孔里看到太阳啊!不然就来不及了!”她一边说着,一边飞跑起来,向西边的栈桥跑去。面对着有可能转瞬?#35789;?#30340;美景,她不想错过。
 
跑了几步,她回头寻找她。她看到她——她的母亲,满脸皱纹的母亲,白发苍苍的母亲,步履蹒跚的母亲,?#32972;?#26408;讷的母亲,居然也在向着大桥奔跑,向着太阳,展开笑颜的奔跑起来……她已经完全被?#22868;?#30340;奇景所征服,竟完全超越了她,跑到了她的前面,对着大?#29275;?#23545;着斜阳,对着湖水,欢呼的挥着手,喊着:“看到了,看到了,你快点!”
 
她惊呆了!多久了,她?#29992;?#26377;像今天这样激动过。旋?#27492;?#36861;上了她,拉起了母亲的手,娘俩一起半蹲下来,凝视着?#29275;?#30475;着斜阳宛若一位女子怯怯的倚靠在桥?#30528;?#38706;着羞怯的眼睛。她们又全蹲下来,?#27426;?#21464;?#31859;?#21183;试图在最低的桥孔里寻找那甜蜜的“橘”,那羞怯的“眼睛”。
 
终于夕阳完成了和桥梁的最美联姻,向西山的洞房坠落下去。西山也拉起了粉红的帷幔,湖面上印染着一片温红……
 
(四)
 
她挽着母亲往回走,心里忽然就释然了,她觉得她的心里有一座?#29275;?#36890;向了母亲。
 
原来,她不是木讷,不是抑郁,不是寡欢,她平时被“妻子”“母亲”“?#26848;?rdquo;“姥姥”各种身份而束缚,被各种家务而缠身,被各种繁琐而禁锢,她囚禁其中,不能?#22836;牛?#20063;没有环境让她?#22836;牛?#20170;天,在这浩浩天地之间,茫茫水色之上,瑰丽奇景之前,她?#27807;资头?#30528;?#32422;海?#22238;归着本真的?#32422;海?#22905;仍然是心里揣着激情和梦想的女人啊!其实,谁的心里不装着对美好生活的更好期盼,不装着诗和远方??#35789;?#30382;囊已然老去,可灵魂还在啊,对这个世界的爱和企盼,还在啊!
 
她明白了,面?#38405;?#20146;的衰老,她们不能怨怼时光,更不应心生嫌弃,其实,母亲们面对岁月更迭机能老化、疾病缠?#24636;?#32769;迈孤独会更感到?#21482;?#21644;无助,更需要为人子女者鼓励帮助携手同行啊!就像小时候的她们拉紧孩子的手一样,现在的她们也应该不松她们的手啊!那何为孝也?她想:满足老人的物?#35270;?#26395;不是孝的全部,不给老人?#25104;?#20063;不是孝的全部,长期陪伴也还不是孝的最高境界,最高境界的孝或许是明?#31069;?#26159;懂?#33579;?#26159;成全,是精神的契合啊!
 
长久以来,她的心终于舒展了。她心疼的望着身旁的母亲,她脸上的兴奋和惊喜还没有褪去。
 
“妈,咱们附近湿地公园月亮岛那夏天的荷花特别漂亮,等领上你去看看,你去不?”
 
“去!”
 
“妈,春天小南辛堡的海棠花就盛开了,色如白雪,香飘十里,领上你去瞅瞅,你去不?”
 
“去!”
 
听到她的回答,她仿佛看到她已然舒展了眉头,嗅着?#19978;?#22312;宛转悠长的?#26087;?#38271;廊里漫步;又仿佛看到她在海棠飘香的花园里起舞。母亲本就是浪漫的人,说?#27426;?#22905;只要被生活的激情再次点燃,还?#27426;?#32473;她什么惊喜呢。
 
她笑了,她也笑了。
 
“怎么,哪里也想去呀?”她调侃。
 
“只要你有?#22868;洌?#20320;带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她的回答像一个孩子。
 
面对她的依恋,想想她曾经?#24515;?#20110;?#32422;?#29983;活的琐碎而做出的疏远和推脱,她愧疚的泪已潸然……其实,这些她都是能做到的,又不是什么万水千山。她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心。
 
她再次挽紧了她的手,在湖水“哗――哗――”有节奏的拍打中上了车,开向了回家的路。她瞥到了镌刻着“妫水河”字样的大石头旁的格桑花,在秋天的暮色中,正开得红艳艳……
 
END
 
作者简介
 
童晓棠,笔名海棠,70后
    钱柜美文网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