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11选5前三直选
钱柜999美文网(www.qiangui999.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钱柜999 > 短篇散文 > 正文

消失了的鸭子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www.qiangui999.com 时间:2019-04-16 12:43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一群鸭子正在水湾里玩水。
 
各色各样的鸭子,大的,小的,白的,黑的……那种白鸭,个头大,扁扁嘴,橙黄色,鸭蹼也是橙黄色;黑鸭子呢,嘴和蹼,全是黑色的,羽毛也不光滑,个头还小,丑极了!甚至叫声,也不如白鸭好听,嘎嘎,既沙哑又沉闷,既自卑又逞强;还有一只红鸭,红头顶,红?#27225;?#32701;毛绿得发青,青中夹杂微微的红,那个新鲜劲儿,活像新娘子,脖子却是肥肥短短的,但是一舒一展,娴静优雅,尽显皇后般的尊贵。
 
水湾位于小山村的南面,一条山泉从西面的山上九曲回肠地流淌下来,流过眼前这道不长的堤坝,瀑布似地跌落下去,水花白白亮亮。水帘跌落处,就是那个清清的水湾。养鸭人在水帘下面沉底横着一张大渔网,那网目,不大不小,挡不住鱼虾的进入,却能挡住枯枝乱石的侵入,真是个精明的养鸭人!
 
水湾东端,水流像葫芦瓢的把儿,突然细瘦起来,并在绿草白沙间分散成五六条涓涓的支流,默默流向下?#25991;?#24231;白茫茫的水库。沿流的水面上,覆盖着青青的芦苇和如火如荼的野花,草花稀疏处,偶尔才能显出水的叮咚和细浪的?#20142;痢?#28330;流两边,延展着好大一片菜园、果园:白菜,青菜,黄瓜,茭瓜;樱桃,草莓,?#36824;?#26691;子;深绿,浅绿,浓黄,淡黄,紫红,绯红……
 
鸭子们在水湾里玩得投入,我们站在堤坝上指指点点地看着它们,它们毫不理睬,更不惊慌。
 
几只鸭子突然从水面上直立起来,扑闪着双翅,甩了满天的水珠;还有几只鸭子急剧地划动脚蹼,身子也跟着急剧摇摆,像是在跳迪斯科,随即,头和身子,扎进水?#26657;?#21482;剩下脚蹼在水面上胡?#20063;?#25289;。很快,头又出来了,身子也出来了,整个身体在水面上放平了,鸭嘴上,叼着猛甩尾巴的白鳞小鱼!
 
光捉鱼吃可不能?#21592;?#21834;!南?#21486;?#33609;丛?#26657;?#25918;着一只铁盆,盆里盛着鸭食,有玉米粒,?#26032;?#40632;,还有些白菜块儿,搅拌在一起,白白黄黄的,挺丰盛的,但是不多,只是小半盆。玩够了水湾,便有一只鸭子率先上岸吃食,其它鸭子一看,也跟着上?#21486;?#19968;时间,十几只鸭嘴伸进盆里,吃?#38391;?#27426;,各吃各的,不争不夺,既没有嘴碰嘴的,也没有嘴咬嘴的,更没有你扇我一掌我扇你一掌的甚至你算计我一下我算计你一下的。我惊讶了。在共同进食方面,在嘴多?#25104;?#30340;时候,鸭子比人文明得多!
 
那些白鸭子,吃食很讲究,每吃几口,总要转过身来,摇摇摆摆地走回水边,伸平了脖子,戛戛有声地喝?#24405;?#21475;清水,把嘴里的食物送一送,喝完水,不慌不忙地走回来,继续吃?#24576;员?#20102;,回到湾边,还要喝上几口水——那是饭后漱漱口吧?#31354;?#20123;小?#19968;錚?#25402;爱护自己的牙齿啊!
 
当所有的白鸭黑鸭上岸吃食时,那只红头红脸的“新娘子”,却依旧漂着水面,孤傲地,悠然地,划着水,红胖的头高昂着,一丝不?#21486;?#19981;苟言笑,大概它觉得当众进食有失自己的高贵身份吧?
 
每只鸭子都是干干净净的,它们?#19981;?#27700;,?#19981;?#19968;时不停地洗着自己的羽毛。水珠在它们滑亮的身上滚动时,会让人想起晶莹的珍珠。
 
虽然小时候在乡下养过鸭子,?#19981;?#36807;鸭子,但是这却是我首次近距离地关注鸭子、观赏鸭子,我发现鸭子的世界生机勃勃,充满了可爱的纯情奇趣。
 
这是去年夏天我们在山南面的河谷地带看到的“雅趣”。前天,我们路过小山村,特意往南转了个弯,想再次看看那个天堂般的清清的水湾,看看那群天使般的白鸭黑鸭红鸭。
 
但是,它们不见了!一只也看不见了!
 
横在水中的那张渔网,仍在,尘垢厚结,碎?#32654;?#23475;,瘫在水底下。岸边那只铁盆,也在,里面却没有鸭食了;水湾,显得空荡,没了鸭子的觅食,水底下,好多的白鳞小鱼在往来窜游……
 
“那些鸭子呢?”妻子喃喃道。我心里很清楚它们的最终去向,却是这样回答她的:“谁知道呢。”我一时竟然?#26149;?#20154;的?#30333;?#22909;吃了。
 
仅一年的时间,水湾周边便发生了许多的变化:?#21329;?#23567;树林不见了,合抱粗的河柳,被伐倒在?#20063;葜校?#26641;皮已?#35805;?#21435;,树的肉身惨白在明媚的阳光下。再北面,距水湾不到半里地的小山村,正在拆房子。村子西面,广漠的菜园里,来了好些推土机,推毁地堰,?#25169;?#27877;块,如屠刀肢解肉体。那都是些肥沃的菜园,长的芋头?#27599;?#39640;过人头,种的土豆颗颗大如地?#31232;?/div>
 
南面山上的果树,溪流两岸的菜园、果园,都不见了。
 
水湾很静,溪流很静,天地很静,静中酝酿喧腾。明天,这溪流,也会消失,或变成一条地下暗?#27185;?#34623;蜒于巍峨与昂贵之下,幽咽于空置与奢华之下……
 
作者简介
 
刘洪,山东乳山人
    钱柜美文网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