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11选5前三直选
钱柜999美文网(www.qiangui999.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钱柜999 > 短篇散文 > 正文

刘洪‖给苏东坡“补白”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www.qiangui999.com 时间:2019-04-16 12:43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刘洪
 
我常去办事的那个单位,上个月搬家了,搬到了迎春大街的中段,地处逛?#26149;?#30340;北岸。坐在营业大厅里,透过玻璃窗,能看见河面,河水很?#29627;?#20687;湖泊,水色绿绿的。河的两岸,有凉亭、垂柳、草坪、太湖石,景致幽雅。东面不远,有一座高高的石拱桥横跨河面,叫人想起了“长桥卧波,不霁何虹",西面横着一道石坝,水?#24433;?#19978;冲下,水帘白亮,水花欢响。那天中午我来办事,人很多,估计一个钟头也轮不到我,便走到河边,去逛那座长桥。太阳很好,暖洋洋的,香喷喷的,风也不错,吹在脸上感觉柔软,很舒服。垂柳尚未泛绿,草坪里枯草深黄,但是春的气息已很分明,尤其是那河水,绿绿的,飘着微微的腥味,像是满满的一河的春情。快走到石拱桥的时候,我听见了鸭叫声,不是一只鸭子的叫声,而是一群鸭子的大合唱,那声调,亢奋,夸张,近乎嚣张。正惊讶呢,就看见桥洞下游出鸭子了,嗬!?#22378;?#33633;荡的,白花花,黑压压,足有六七十只,白的,是白鸭,黑的,是雁鸭,带队的你猜是谁?不是鸭子,而是一只胖大的白鹅!
 
看着鸭鹅,我惊喜。我特?#19981;?#40493;鹅,小时候养过它们,我知道,鹅?#19981;凍阅?#32511;的青草,鸭爱吃小鱼,尤嗜泥鳅,?#38405;?#40133;像是喝面条,仰嘴,抻脖,嘎嘎有声,三两下便利利索索地吞下肚去。我还知道,鸭鹅的关系很有趣,它们是弟弟?#36879;?#21733;的关系,如果鸭子?#36824;?#40481;欺负了,大鹅会平伸着脖子,张开锯齿大嘴,拧得满院子都是公鸡的羽毛和?#21996;?#30340;鸡?#23567;?#25105;从没看见鹅鸭打架。鹅护鸭,鸭敬鹅,鸭子们?#35789;?#22810;得成营成团,?#19981;?#20054;乖地跟随一只大鹅下河爬坡走南闯北。就像眼前那只白鹅,像个头儿一样,身先士卒,游在前头,姿态也像个头儿,挺着个白胸,把修长的头部挺得更高了;神态更具领袖范儿,目不?#31508;樱?#19981;?#26657;?#19981;闹,也不回头,穆然前游。但那泳姿,说真的,并不优美,身子有点晃,让人明显地察觉那?#38498;?#25484;正在水下吃力地拨着清波。偶尔它?#19981;?#20986;点声音,?#35789;?#25042;洋洋的几声“嘎----嘎----”,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在情不自禁地吟咏几句赏春的唐诗宋词。
 
鸭子们紧紧跟随。和白鹅不同的是,它们的泳姿,棒极了!身子轻盈飘逸地平滑前?#26657;?#22909;像每人的身后都有个小型螺旋桨在提供源源不断的推力。可是它们太爱闹腾了,不光夸张地叫嚣,还边游边“洗澡",用那鸭嘴,一遍遍地叨着前胸,或把颈?#20130;?#24367;,用硬硬的头顶给脊背按摩,或是伸出一只鸭掌,梳理肋部,给脸?#21451;鰨?#25110;是干脆把嘴冲着天空急速地旋转颈项,噗噗噜噜,噗噗噜噜,把身子甩干,嗨,简直把鸭嘴当钻头了,想把?#30701;?#38075;出密集的大窟窿;它们还有一个更有效的甩干手段?#21644;?#28982;从水里蹿起了身子,猛?#20154;?#32709;,扇得呼呼有声,扇得满河下雨似的到处飞溅着晶亮的水珠,并张着大嘴,边扇边喊,扯破嗓子喊,喊声粗哑,刺耳,透着激情,饱含炫耀:“你?#31383;常?#20320;?#31383;常?#25226;这翅膀扇得像个大风车!你会吗?你会吗?啊?啊?”真不知道是什么事让它们如此亢奋。除了“洗澡",它们还?#19981;?#36793;游边“打渔":把头朝下猛地一弯,扎入水中,身子随即不见了,只剩下了鸭掌在水面上像一柄风中枯荷似的摇摆着,瞬间,又放平身子,钻出头来,那鸭嘴,已叼出了一条白亮的拼命扭动的小鱼。其它鸭子一看,多馋人啊!哼,你能扎,我也能扎,你吃到了鲜美的小鱼,我岂能馋得干瞪眼?于是你扎我扎他也扎,河面上顿时没有鸭子了,只剩下了密密?#35328;?#30340;摇摇摆摆的鸭?#35780;玻?/div>
 
好奇怪啊,那些羽毛暗黑的雁鸭,它们的鸭掌,竟和白?#23478;?#26679;,?#24425;情?#40644;色的……
 
白鹅游累了,想歇歇,于是往北转弯,靠近河岸,在我西面不远的草地上静卧着。鸭子们一看,大哥上岸了,咱要紧跟啊,于是纷纷上岸。但是呆了不久,便?#21507;?#20102;,害冷似的,频繁地摇摆尖尖的尾巴,痉挛地抖动全身羽毛,于是又纷纷下水了,继续着先前的闹腾。好多鸭子还闹出了新花样:不再蹿起身子扇动双翅,而是淹着河水扇动双翅,扇得河面绿浪喷涌,扇得鸭身全都倾斜了,扇得水面浑浑浊浊的像是一大河的沸腾的开水。
 
天啊,难道它们不怕把翅膀给折?#19979;穡?#26159;什么事让它们如此豪放啊?#31354;?#31181;毫不掩饰的狂欢把我给震撼了,能够放胆洒脱地如此?#23588;?#30495;性情,过一天,顶一生,这是人间难见的真性情啊!激动中,我竟然匪夷所思地联想到豪壮雄俊的安塞腰鼓和海阳大秧歌了。
 
“每年春天来的时候,它们都会这么闹一场的。”一直?#34917;?#27827;面的白鹅这时转头对我说。我说:"哦,原来它们是在闹春啊。“又?#21097;?quot;你们不是兄弟关系吗?它们那?#31383;?#38393;,你也应该下水闹一?#33268;鎩?ldquo;白鹅把嘴一?#29627;?#35821;气酸溜溜地说:“我才不凑那个热闹呢,当年苏东坡那句诗里?#32622;?#25552;到我,哼!”我忙?#21097;?ldquo;哪句诗呀?”鹅说:“春江水暖鸭先知呗!”我大笑,没想到,尊贵的白鹅先生?#19981;岢源?#21834;!鹅又说:“那句诗其实?#21561;?#24182;不咋地!“我大惊:“哦?是吗,理由?”它说:“它来自题画诗《惠崇春江晚景》的第一首,是苏东坡1085年给福建高僧惠崇的名画《鸭戏图》题的诗,可是,诗中只表明了鸭对春江水暖的敏感,并没有“戏”呀,没有展现它们是如何戏水闹春的呀,这很不切题嘛,是个致命的漏?#31383;。?#21756;,我告诉你吧,盛名之下其?#30340;?#21103;哦!"
 
我暗暗吃惊,深有同感,嘴上却说:“你不要对人家苏大师有意见,当年他面对的那幅名画如果是《鹅戏图》,我敢保证那句诗肯定是‘春江水暖鹅先知’。”白鹅笑了,羞涩地说:“你这么一说,我?#33125;希?#20063;不是没那个可能。”我又说:“还有,你也不要因此小瞧人家苏大师,他在写‘鸭戏”时,用的是‘不?#31895;?#20889;’的高妙技法,故意‘留白’,供人想象。"说着说着,我突然产生个念头:我能不能利用眼前这千载难逢的活生生的“鸭戏图”,用散文的?#38382;劍?#26007;胆地来一番“补白”呢?
 
于是,当天夜里,我写?#33487;?#31687;给苏东坡“补白”的小散文。
 
    钱柜美文网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