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11选5前三直选
钱柜999美文网(www.qiangui999.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qiangui999 > 亲情美文 > 正文

刘景林‖我的父亲母亲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www.qiangui999.com 时间:2019-04-16 12:2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刘景林
 
父亲是山,母亲是河,山水相依养育了我们7个兄弟姐妹。父亲大高个子,?#20146;?#31292;院里一把好手,农活样样精通,还擅长木匠活儿,手艺好。听母亲说,1946年桦南建县后,在土改时我们家分到了房屋和土地,后来翻盖的3间泥草房,木工活都是父亲一个人做下来的。父亲做的木犁杖耕地特别好用,不少乡邻都请他做过木犁杖。
 
母亲身?#27597;?#25361;,18岁时由姥爷做主,嫁给了父亲。母亲是一位勤劳女性,听她自己说,结婚后她就和爷爷、父亲一起种地,点籽扶犁,铲地、收割,什么农活都干过,还会编筐窝篓。母亲心地善良,对爷爷奶奶可好了。我是新中国成立的1949年出生,从我记事时起,就没见过妈妈和爷爷奶奶红过脸,奶奶常夸母亲就像自己亲闺女一样。爷爷奶奶病重的时候,母亲一?#31508;?#20505;着,?#21051;?#32473;煎药、喂药、喂饭,换洗衣服,晚上?#23478;?#36215;来几次照看,昼夜休息不好,人都熬瘦了,直到两位老人先后去世。
 
因为父亲早年干活劳累,落下了病根,有了我们兄弟姐妹7个人,由于过度劳累,身体更是一年不如一年,重活也干?#27426;?#20102;,生产队就给父亲安排了轻一点的活儿。原先我们兄弟姐妹的学杂费,都是母亲提前攒下的,开学就将学费给我们姐弟?#29238;?#20154;送到学校去,父亲有病后,母亲的负担更重了,省吃俭用积攒的一点钱还要给父亲看病。记得我上小学3年级那年,母亲实在凑?#36824;?#25105;们姐弟4人的学杂费,急的都哭了。那时我们村归属孟家岗公社,父亲心为了让我们上学,拖着病体去孟家岗公社,把?#20381;?#30340;情况和公社李书记说了。李书记听后,给学校写了一张字条,说明了我们家的情况,让学校研究一下,为我们姐妹免费读书。父亲临走时,李书记还安慰我父亲,有什么困难及时提出来,尽量帮助解决。父亲拿着李书记的字条,到学校为我们办理免费读书,回到家母亲听说后,高兴的流下了眼泪。
 
转年八月,正是生产队麦收季节,也是学校暑假期。那时我们生产?#29992;?#26377;收割机,母亲为了多挣钱,带着大姐跟社员到地里收割小麦,挣的是整?#22303;?#24037;分,我和二姐抱麦捆子码垛,挣半个?#22303;?#24037;分。母亲力气很大,和打头的男社员一样快,两人并驾齐驱,镰刀一挥割几下,眨眼间就捆成了麦捆子。老话说:庄稼活好学,头一气难熬。整个头一气是天气最热的时刻,母亲和打头的男社员,把跟着割地的男女社员甩出几十?#33258;丁?#27597;亲割完自己垄上的小麦,又回头帮我大姐收割小麦。就这样一连几天,眼看地里的小面就要收割完了,那天,要歇头一气的时候,母亲自己割完小麦又去帮我大姐割麦子。母亲一个人干一个半人活,由于过度劳累,没有割上几捆就晕倒了,打头的社员看见我母亲晕倒,急忙喊大家过来帮忙。几位女社员过来扶起我母亲,送水的二大伯赶紧舀起一瓢凉水,泼到我母亲的头上,母亲醒过来,被两位婶子送回了?#20381;鎩?/div>
 
在食堂做饭的父亲得到消息,?#22303;?#19968;位师父交代一下?#22270;?#24537;赶回?#20381;錚?#26395;着?#25104;园?#30340;母亲,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父亲有?#29616;?#30340;胃病,后来连生产队最轻的活都不能干了。不犯病的时候,在?#20381;?#21482;能干一点轻松的小活,母亲成为?#20381;?#30340;主要?#22303;Γ?#19968;肩挑起千斤担子,一边在生产队里挣工分,一边还要操劳家务,40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满头白发,满脸皱纹,有些驼?#24120;?#30475;上去就像五六十岁的人。尽管生活担子压得她几乎喘?#36824;?#26469;气,但是母亲没有谩骂,没?#26032;?#24616;,没?#24615;?#24618;父亲和我们一句话。父母就这样辛?#37327;?#33510;将我们养育长大,一个个成家立业。
 
1971年父亲去世了,走完了64个春秋。我成家之后和母亲、弟弟住在一起,那时,我和妻子成了?#20381;?#20027;要?#22303;Γ?#24351;弟还在上学,母亲?#21051;?#20026;我?#20146;?#39277;,洗洗涮涮,从来不抱怨,好像我们还没有长大。弟弟结婚后,母亲就和弟弟、弟媳生活在一起了。
 
1992年,操劳一生的母亲,在弟弟、弟媳精心照料下,安详的闭上了眼睛,永远离开了我们。
 
我的父亲和母亲为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用这简短的语言是无法诉说的。每当我们逢年过节祭奠两位老人时,总觉得做儿女的亏欠父母的恩情太多太多。
 
    钱柜美文网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