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11选5前三直选
钱柜999美文网(www.qiangui999.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www.qiangui999.com > 杂文精选 > 正文

贺建忠丨微光时代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www.qiangui999.com 时间:2019-04-15 22:3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贺建忠
 
从我记事时候起就一直有电灯,但常常没电,因此只能依靠煤油灯或者蜡烛的微光来照亮夜晚的世界。煤油灯的亮度,现在看来无异于萤火虫的屁股,但在30多年前却没有觉得那么黑,反而觉得跳动的火苗与腾起的油烟有一?#24544;?#20048;的律动。煤油灯不只是晚间照明的工具,同时?#24425;前?#22825;点烟的火源。记忆中的姥姥总是将羊棒(用羊腿骨制作的一种旱烟枪)一头装上烟丝,就着煤油灯的火苗在另一头用劲抽吸。当烟丝冒出火星,腾起烟雾时,撤离火苗,盘腿坐在炕上惬意地享受着。一锅抽完,又是一锅,而煤油灯的火苗永远扭动着身姿?#21364;?#30528;,直到抽完烟将它?#24471;稹?/div>
 
晚上的煤油灯是一家人光明的中心,是对抗黑暗的唯一光源。在煤油灯点燃之前,首先听到的是火柴的擦嚓声,接着“呲”地一声,随之而来的是刺眼的光明和淡淡的火药味。有灯罩的煤油灯,光线四散开来,却在房顶形成一个跳动的黑影。小时候,胆?#26377;。?#27599;当煤油灯的黑影闪烁不定时,我就无比的?#24535;澹?#20197;为是老鼠在氧层(旧时房间内吊的顶)内爬动。我的大惊小怪常常搞得母亲精神紧张,不自觉地也害怕了起来。煤油灯不仅是晚间吃饭的指明灯,还是?#24433;?#21152;点做家务的长明灯。除此之外,在选择受精蛋上也有着重要的作用。农村的鸡娃,都有老母鸡亲自孕育,但在孵蛋前必须选取受精蛋,否则徒然耗费老母鸡的精力。点上煤油灯,拿出一筐或一盆鸡蛋,逐个在煤油灯的火苗下探照。右手持蛋,大头朝上,左?#24544;源?#20937;棚的姿势就着灯光观瞧,蛋内大头侧有黑色的阴影为可孵蛋,否则弃而不用。照蛋时最兴奋的是小孩子,不断将篮子里的鸡蛋拿上拿下,在煤油灯光源的附近学着大人的样子睁大眼睛审视。煤油灯微弱的光芒照亮了多少鸡蛋不得而知,照亮了多少孩子的童年也不得而知。
 
上小学后,每每停电,煤油灯依旧是不可或缺的照明工具。点着油灯,爬在炕上,铅笔在作?#24403;?#19978;抖动着。往往是作业还没有做完,灯油还没有耗尽,人已经睡着。不是想爬到炕上写作业,而是?#20381;?#21387;根就没有任何桌椅,除了不大够得着的躺柜,只有土炕是一片可以写字的平地。个子稍长,也趴在炕沿边或躺柜上书写,?#21592;?#20381;旧是油灯相伴。离得远,光线不足,看不清书本上的字;靠得近,一不小心就能听到火燎头发的呲呲声。很久以前的油灯做得精致,有灯台、灯盏、灯罩,后来的油灯只是在墨水瓶盖子上伸出一根灯芯,燃烧所产生的焦油也再不会印记在灯罩上,而是四散而去,?#33268;?#22312;整个室内。每年春节,县电视台在转播春晚的空档常常会打出字幕或传出主持人焦急的通知:由于电力不足,请大?#22812;?#25481;多余的电器。那个年头,除电灯、电视、收音机、录音机外,也不存在多余的电器。大年三十晚上的通知名曰电器,实际?#29616;?#30340;就是电灯。过年习?#31069;?#19981;管是正?#28821;?#26159;梁房(厢房),都要点着彻夜不息的长明灯。尽管主持人语速急促地通知,但很少有人听从。一年就一个年,没有人愿意关掉自己已有的光明。有时候,电力系统真的不堪重负,砰然崩溃,骤然间村庄一片漆黑。年三十是月亮躲得最远,藏得最深的日子,黑暗陡然间吞?#38378;?#25972;个天地。但人们并不慌张,而是从容地摸到火柴,熟练地摸黑?#20142;?#28779;柴,在火柴的微光里依次点燃每个房间早已?#24613;负?#30340;蜡烛。缺乏电灯的?#29031;?#22266;然让人心有所失,但当蜡烛腾起火焰时,人们的内心仍然一片光明。
 
随着煤油的消失,煤油灯逐渐成为一?#21482;?#24518;,取而代之的是蜡烛,有白的,有红的。大约初中时,煤油灯已一去不复返,常见的是一包六只的蜡烛,备在?#20381;?#38544;秘的角落,备在课桌的抽屉里,备在宿舍的箱子里。每到停电,蜡烛就会?#29028;?#29123;起。于是,手持蜡烛,倾斜火苗九十度以上,让蜡油滴在桌面、窗台或其他平底的容器上,并趁热将烛底摁入融化的蜡油,待其凝固,蜡烛则固立不动。有时也将蜡烛插入洋瓶,聊作烛台用。碰到?#20998;实土?#30340;蜡烛,蜡泪横流,一会儿工夫就将自己的蜡芯燃烧殆尽,只留一下一堆造型别致的残蜡。?#20998;?#22909;的蜡烛,在蜡芯红燃,火焰微动之中缓缓矮身,没有一丝流泪的痕迹。为了让蜡烛点的?#24535;?#19968;点,我们会在蜡芯周围融化的蜡液中加入食盐。食盐入蜡,嗤嗤有声,这是延缓燃烧发出的悲鸣。
 
整个中学时代,除了书本和文具之外,陪伴我最长的是蜡烛。教室的供电总是很有规律,除了上课时间从不肯多施舍半分。早去、迟退,而阳光又接济不上的时候,蜡烛就成了唯一的光明使者。早晨背书,晚上作业,?#26434;?#33258;己?#27492;?#26159;孤灯相伴,但?#26434;?#20840;班乃至全校同学?#27492;的?#26159;万灯齐明。停电多不按常理出牌,有时老师正在做晚自习辅?#36857;?#30005;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倏然而去。于是,烛光授课的盛景便展现在眼前:无数灯影摇拽,犹如无数颗求知的心在跳?#23613;?/div>
 
童年与青少年时代虽然是一个微光的时代,但却是一个最向往光明的时代。现在点几根蜡烛就叫做浪漫,那么,那个年代的万烛齐明又该叫做什么呢?
 
作者简介:
 
贺建忠,?#26657;?#20869;蒙古五原县人
    钱柜美文网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
    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 四码倍投方案 pk10三码必中规律 江苏时时票开奖结果 双色球尾数 排列三5码组六最大遗漏 极速快三计划软件app 北京pk赛车稳赚不赔技巧 福建时时开奖视频 2017北京pk10直播视频